首页 > 正文
三级脱发植发多少钱

广州市荔湾区人民医院植发效果好吗,广州种植眉毛哪里好,广州种植睫毛一般多少钱,广州市种植眉毛医院,越秀区种睫毛哪里好,越秀区种植眉毛排名,中山市种植眉毛机构,清远市种植头发中心,湛江种植睫毛哪里好,深圳植发大概多少钱

  原标题:独居老太领小伙到公证处:选个亲人 200万将来给他

  “我这一辈子没孩子,老了老了,就怕等我没意识的时候,就没人管我了!”

  近日,哈尔滨公证处家事法律服务中心接到了这样一份特殊的遗嘱,没有儿女和亲属的独居老人孙女士想将两套房产及存款遗赠给一名跟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男子,而这名男子是多年来对她很照顾的好邻居。

  

  

  10日上午,一名身着笔挺西装的年轻人与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的老太来到哈尔滨公证处家事法律服务中心办理业务。

  年轻人替老人扶了扶椅子,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椅垫放在椅子上,才让老人坐下,很细心。老人坐下后,挺腰直背,显得很儒雅,一头银发,格外整齐。

  “我就是想给自己选个亲人!”73岁的孙老太告诉工作人员,面前的这个小伙子跟她非亲非故,只是她的邻居,但她愿意将自己的房产及存款在百年之后赠给他。

  孙老太告诉工作人员,她和先夫均曾是哈市一家企业的高管,年轻时两人的工作都很忙。“当时我们都要强,拼业绩,要孩子的事儿就一拖再拖。”她说。

  当他们看到朋友、同事的孩子都长大了,自己再想要个孩子时,孙老太当时已经40多岁了。夫妻俩考虑再三,决定不要孩子做“丁克”家庭,老了走不动了的话,就一起住养老院。

  “说是这么说,但是人老了,有些时候真挺怕,就怕将来没有人管!”提到这里,孙老太有些感慨:“自从两年前老伴因病去世后,我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心里空荡荡的,真怕哪天我突然走了,都没人知道,没人给我料理后事。”

网络配图

  孙老太说,她和先夫早年都是外地来哈尔滨工作的,和南方的亲人早已失去了联系,所以她想给自己选个监护人,在自己失能或者生病的时候有人能照顾自己,她也愿意将自己的所有财产在百年之后赠给这个信任的监护人作为回报。

  孙老太的两套房产及存款加起来超过二百万元。“如果我突然发病去世了,这些财产也算有个归属!”老人说。

  

  

  老人和小伙子小刘的缘分,得从十多年前说起。

  2005年冬天某日,孙老太的老伴在从公园回家的路上,突然发病摔倒在地不能动弹。当时一个10岁的小男孩见到后,在老伴身上找出手机,拨打了“120”急救电话,还将这个消息上门告诉了她。

  这个男孩就是她想认定的监护人

  孙老太说,今年22岁的小刘可以说是她看着长大的,而小刘的父母也对孙老太夫妇特别信任。孩子小的时候经常丢三落四,丢钥匙,小刘的母亲就将自家钥匙放在孙老太家“备份”。

  孙老太夫妇是丁克家庭,因此对孩子有种特殊的感情,很多时候,小刘都被孙老太拉到家里吃饭。

  在孙老太老伴去世后,知道她一个人寂寞,只要下班回家,小刘都会先到孙老太家坐一会,拉拉家常,问问家里缺啥少啥。

  近两年来,孙老太日常生活中的很多问题,都是小刘在打理。不光跑腿去交水电燃气费,甚至取工资都是小刘代劳,每次都分文不差。

  找小时工、水电工人、搬送重物什么的,自然也都是小刘的“受理范围”,可以说只要老人打电话“求助”,小刘基本有求必应。

  最近,小刘还教会了孙老太网上购物,孙老太总是选好喜欢的东西后,由小刘代劳购买,送货上门。

  十多年的相处,孙老太觉得小刘这孩子挺好,也挺靠谱。一个月前,她找小刘及其父母商量,想让小刘作为她突然失能后的监护人,照顾自己的晚年生活、医疗救治和财产安全,并想将所有财产在其过世后都遗赠给小刘。

  “起初我们家是不同意的,觉得完全没这个必要!”小刘说:“你说做邻居这么多年了,我小时候都长在孙婶家,大家就跟一家人一样,我们也愿意照顾孙婶的晚年生活!”

  但孙老太却再三坚持,甚至表示她的“诚意”不是说说的,要不然她的财产将来也没人继承,如果小刘一家不同意的话,她心里没底,不确定小刘在她百年之后能不能替她处理后事。见老人说出了负气话,小刘一家人这才答应下来。

网络配图

  如今,为了给这份约定加以保障,孙老太与小刘来到哈尔滨公证处寻求帮助。

  孙老太打算将两套房产中的一套卖掉,钱由公证部门监管,一旦自己突然失能,就让小刘到公证处分批领取存款,用于自己的晚年赡养、医疗救治和死后的丧葬事宜。如在自己百年之后这部分钱款仍有剩余,将作为遗产同她住的房产一起遗赠给小刘。

  哈尔滨公证处家事服务法律中心主任丁龙为两人申办了意定监护协议公证,指定小刘作为孙老太突然失能后的监护人,履行监护职责;随后又办理了一份遗嘱公证,将孙老太名下的房产和其他所有财产都遗赠给小刘,而小刘也对孙老太出具了保证履行监护职责的承诺书。这对好邻居也成了一对特殊的“母子”。

  

     

  丁龙主任介绍,像孙老太这样,选择与自己无近亲属关系作为监护人的案例还有很多,很多老人都相信自己的“眼光”,最终将财产留给“外人”。

  例如将遗产赠给侄子、外甥、邻居甚至保姆的,这些家庭通常是失独、“丁克”家庭,或者子女常年不在身边,都会让老人在年迈时产生这样的想法。

  有一名独居老人,两名子女均在国外定居,虽然子女们都想接老人出国定居,但老人一方面感觉国外生活无论从语言、社交等方面都无法适应,还有“落叶应归根”的想法,不想出国。

  老人的生活起居一直由外甥女照顾,于是老人就与外甥女进行了公证,并立下遗嘱表示百年之后要将遗产赠与外甥女。对于这种做法,老人的子女也表示理解,由于自己不能在老人身边尽孝,也许这种做法是个不错的选择。

  丁龙说,作为公证机关,只要是当事人自己真实意愿的表达,并且不违背伦理道德,公证部门都可以支持。

  中途“意定监护人”不再好好照顾老人怎么办?

  丁龙主任介绍,针对“好人变坏”的情况,民法总则也作出了相关规定,若监护人实施严重损害被监护人身心健康行为、怠于履行监护职责或实施严重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的其他行为的,居委会、村委会、依法设立的老年人组织、民政部门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申请,撤销其监护人资格,并根据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依法指定监护人。

  来源:半岛晨报

责任编辑:张玉

  原标题:独居老太领小伙到公证处:选个亲人 200万将来给他

  “我这一辈子没孩子,老了老了,就怕等我没意识的时候,就没人管我了!”

  近日,哈尔滨公证处家事法律服务中心接到了这样一份特殊的遗嘱,没有儿女和亲属的独居老人孙女士想将两套房产及存款遗赠给一名跟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男子,而这名男子是多年来对她很照顾的好邻居。

  

  

  10日上午,一名身着笔挺西装的年轻人与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的老太来到哈尔滨公证处家事法律服务中心办理业务。

  年轻人替老人扶了扶椅子,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椅垫放在椅子上,才让老人坐下,很细心。老人坐下后,挺腰直背,显得很儒雅,一头银发,格外整齐。

  “我就是想给自己选个亲人!”73岁的孙老太告诉工作人员,面前的这个小伙子跟她非亲非故,只是她的邻居,但她愿意将自己的房产及存款在百年之后赠给他。

  孙老太告诉工作人员,她和先夫均曾是哈市一家企业的高管,年轻时两人的工作都很忙。“当时我们都要强,拼业绩,要孩子的事儿就一拖再拖。”她说。

  当他们看到朋友、同事的孩子都长大了,自己再想要个孩子时,孙老太当时已经40多岁了。夫妻俩考虑再三,决定不要孩子做“丁克”家庭,老了走不动了的话,就一起住养老院。

  “说是这么说,但是人老了,有些时候真挺怕,就怕将来没有人管!”提到这里,孙老太有些感慨:“自从两年前老伴因病去世后,我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心里空荡荡的,真怕哪天我突然走了,都没人知道,没人给我料理后事。”

网络配图

  孙老太说,她和先夫早年都是外地来哈尔滨工作的,和南方的亲人早已失去了联系,所以她想给自己选个监护人,在自己失能或者生病的时候有人能照顾自己,她也愿意将自己的所有财产在百年之后赠给这个信任的监护人作为回报。

  孙老太的两套房产及存款加起来超过二百万元。“如果我突然发病去世了,这些财产也算有个归属!”老人说。

  

  

  老人和小伙子小刘的缘分,得从十多年前说起。

  2005年冬天某日,孙老太的老伴在从公园回家的路上,突然发病摔倒在地不能动弹。当时一个10岁的小男孩见到后,在老伴身上找出手机,拨打了“120”急救电话,还将这个消息上门告诉了她。

  这个男孩就是她想认定的监护人

  孙老太说,今年22岁的小刘可以说是她看着长大的,而小刘的父母也对孙老太夫妇特别信任。孩子小的时候经常丢三落四,丢钥匙,小刘的母亲就将自家钥匙放在孙老太家“备份”。

  孙老太夫妇是丁克家庭,因此对孩子有种特殊的感情,很多时候,小刘都被孙老太拉到家里吃饭。

  在孙老太老伴去世后,知道她一个人寂寞,只要下班回家,小刘都会先到孙老太家坐一会,拉拉家常,问问家里缺啥少啥。

  近两年来,孙老太日常生活中的很多问题,都是小刘在打理。不光跑腿去交水电燃气费,甚至取工资都是小刘代劳,每次都分文不差。

  找小时工、水电工人、搬送重物什么的,自然也都是小刘的“受理范围”,可以说只要老人打电话“求助”,小刘基本有求必应。

  最近,小刘还教会了孙老太网上购物,孙老太总是选好喜欢的东西后,由小刘代劳购买,送货上门。

  十多年的相处,孙老太觉得小刘这孩子挺好,也挺靠谱。一个月前,她找小刘及其父母商量,想让小刘作为她突然失能后的监护人,照顾自己的晚年生活、医疗救治和财产安全,并想将所有财产在其过世后都遗赠给小刘。

  “起初我们家是不同意的,觉得完全没这个必要!”小刘说:“你说做邻居这么多年了,我小时候都长在孙婶家,大家就跟一家人一样,我们也愿意照顾孙婶的晚年生活!”

  但孙老太却再三坚持,甚至表示她的“诚意”不是说说的,要不然她的财产将来也没人继承,如果小刘一家不同意的话,她心里没底,不确定小刘在她百年之后能不能替她处理后事。见老人说出了负气话,小刘一家人这才答应下来。

网络配图

  如今,为了给这份约定加以保障,孙老太与小刘来到哈尔滨公证处寻求帮助。

  孙老太打算将两套房产中的一套卖掉,钱由公证部门监管,一旦自己突然失能,就让小刘到公证处分批领取存款,用于自己的晚年赡养、医疗救治和死后的丧葬事宜。如在自己百年之后这部分钱款仍有剩余,将作为遗产同她住的房产一起遗赠给小刘。

  哈尔滨公证处家事服务法律中心主任丁龙为两人申办了意定监护协议公证,指定小刘作为孙老太突然失能后的监护人,履行监护职责;随后又办理了一份遗嘱公证,将孙老太名下的房产和其他所有财产都遗赠给小刘,而小刘也对孙老太出具了保证履行监护职责的承诺书。这对好邻居也成了一对特殊的“母子”。

  

     

  丁龙主任介绍,像孙老太这样,选择与自己无近亲属关系作为监护人的案例还有很多,很多老人都相信自己的“眼光”,最终将财产留给“外人”。

  例如将遗产赠给侄子、外甥、邻居甚至保姆的,这些家庭通常是失独、“丁克”家庭,或者子女常年不在身边,都会让老人在年迈时产生这样的想法。

  有一名独居老人,两名子女均在国外定居,虽然子女们都想接老人出国定居,但老人一方面感觉国外生活无论从语言、社交等方面都无法适应,还有“落叶应归根”的想法,不想出国。

  老人的生活起居一直由外甥女照顾,于是老人就与外甥女进行了公证,并立下遗嘱表示百年之后要将遗产赠与外甥女。对于这种做法,老人的子女也表示理解,由于自己不能在老人身边尽孝,也许这种做法是个不错的选择。

  丁龙说,作为公证机关,只要是当事人自己真实意愿的表达,并且不违背伦理道德,公证部门都可以支持。

  中途“意定监护人”不再好好照顾老人怎么办?

  丁龙主任介绍,针对“好人变坏”的情况,民法总则也作出了相关规定,若监护人实施严重损害被监护人身心健康行为、怠于履行监护职责或实施严重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的其他行为的,居委会、村委会、依法设立的老年人组织、民政部门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申请,撤销其监护人资格,并根据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依法指定监护人。

  来源:半岛晨报

责任编辑:张玉

  原标题:独居老太领小伙到公证处:选个亲人 200万将来给他

  “我这一辈子没孩子,老了老了,就怕等我没意识的时候,就没人管我了!”

  近日,哈尔滨公证处家事法律服务中心接到了这样一份特殊的遗嘱,没有儿女和亲属的独居老人孙女士想将两套房产及存款遗赠给一名跟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男子,而这名男子是多年来对她很照顾的好邻居。

  

  

  10日上午,一名身着笔挺西装的年轻人与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的老太来到哈尔滨公证处家事法律服务中心办理业务。

  年轻人替老人扶了扶椅子,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椅垫放在椅子上,才让老人坐下,很细心。老人坐下后,挺腰直背,显得很儒雅,一头银发,格外整齐。

  “我就是想给自己选个亲人!”73岁的孙老太告诉工作人员,面前的这个小伙子跟她非亲非故,只是她的邻居,但她愿意将自己的房产及存款在百年之后赠给他。

  孙老太告诉工作人员,她和先夫均曾是哈市一家企业的高管,年轻时两人的工作都很忙。“当时我们都要强,拼业绩,要孩子的事儿就一拖再拖。”她说。

  当他们看到朋友、同事的孩子都长大了,自己再想要个孩子时,孙老太当时已经40多岁了。夫妻俩考虑再三,决定不要孩子做“丁克”家庭,老了走不动了的话,就一起住养老院。

  “说是这么说,但是人老了,有些时候真挺怕,就怕将来没有人管!”提到这里,孙老太有些感慨:“自从两年前老伴因病去世后,我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心里空荡荡的,真怕哪天我突然走了,都没人知道,没人给我料理后事。”

网络配图

  孙老太说,她和先夫早年都是外地来哈尔滨工作的,和南方的亲人早已失去了联系,所以她想给自己选个监护人,在自己失能或者生病的时候有人能照顾自己,她也愿意将自己的所有财产在百年之后赠给这个信任的监护人作为回报。

  孙老太的两套房产及存款加起来超过二百万元。“如果我突然发病去世了,这些财产也算有个归属!”老人说。

  

  

  老人和小伙子小刘的缘分,得从十多年前说起。

  2005年冬天某日,孙老太的老伴在从公园回家的路上,突然发病摔倒在地不能动弹。当时一个10岁的小男孩见到后,在老伴身上找出手机,拨打了“120”急救电话,还将这个消息上门告诉了她。

  这个男孩就是她想认定的监护人

  孙老太说,今年22岁的小刘可以说是她看着长大的,而小刘的父母也对孙老太夫妇特别信任。孩子小的时候经常丢三落四,丢钥匙,小刘的母亲就将自家钥匙放在孙老太家“备份”。

  孙老太夫妇是丁克家庭,因此对孩子有种特殊的感情,很多时候,小刘都被孙老太拉到家里吃饭。

  在孙老太老伴去世后,知道她一个人寂寞,只要下班回家,小刘都会先到孙老太家坐一会,拉拉家常,问问家里缺啥少啥。

  近两年来,孙老太日常生活中的很多问题,都是小刘在打理。不光跑腿去交水电燃气费,甚至取工资都是小刘代劳,每次都分文不差。

  找小时工、水电工人、搬送重物什么的,自然也都是小刘的“受理范围”,可以说只要老人打电话“求助”,小刘基本有求必应。

  最近,小刘还教会了孙老太网上购物,孙老太总是选好喜欢的东西后,由小刘代劳购买,送货上门。

  十多年的相处,孙老太觉得小刘这孩子挺好,也挺靠谱。一个月前,她找小刘及其父母商量,想让小刘作为她突然失能后的监护人,照顾自己的晚年生活、医疗救治和财产安全,并想将所有财产在其过世后都遗赠给小刘。

  “起初我们家是不同意的,觉得完全没这个必要!”小刘说:“你说做邻居这么多年了,我小时候都长在孙婶家,大家就跟一家人一样,我们也愿意照顾孙婶的晚年生活!”

  但孙老太却再三坚持,甚至表示她的“诚意”不是说说的,要不然她的财产将来也没人继承,如果小刘一家不同意的话,她心里没底,不确定小刘在她百年之后能不能替她处理后事。见老人说出了负气话,小刘一家人这才答应下来。

网络配图

  如今,为了给这份约定加以保障,孙老太与小刘来到哈尔滨公证处寻求帮助。

  孙老太打算将两套房产中的一套卖掉,钱由公证部门监管,一旦自己突然失能,就让小刘到公证处分批领取存款,用于自己的晚年赡养、医疗救治和死后的丧葬事宜。如在自己百年之后这部分钱款仍有剩余,将作为遗产同她住的房产一起遗赠给小刘。

  哈尔滨公证处家事服务法律中心主任丁龙为两人申办了意定监护协议公证,指定小刘作为孙老太突然失能后的监护人,履行监护职责;随后又办理了一份遗嘱公证,将孙老太名下的房产和其他所有财产都遗赠给小刘,而小刘也对孙老太出具了保证履行监护职责的承诺书。这对好邻居也成了一对特殊的“母子”。

  

     

  丁龙主任介绍,像孙老太这样,选择与自己无近亲属关系作为监护人的案例还有很多,很多老人都相信自己的“眼光”,最终将财产留给“外人”。

  例如将遗产赠给侄子、外甥、邻居甚至保姆的,这些家庭通常是失独、“丁克”家庭,或者子女常年不在身边,都会让老人在年迈时产生这样的想法。

  有一名独居老人,两名子女均在国外定居,虽然子女们都想接老人出国定居,但老人一方面感觉国外生活无论从语言、社交等方面都无法适应,还有“落叶应归根”的想法,不想出国。

  老人的生活起居一直由外甥女照顾,于是老人就与外甥女进行了公证,并立下遗嘱表示百年之后要将遗产赠与外甥女。对于这种做法,老人的子女也表示理解,由于自己不能在老人身边尽孝,也许这种做法是个不错的选择。

  丁龙说,作为公证机关,只要是当事人自己真实意愿的表达,并且不违背伦理道德,公证部门都可以支持。

  中途“意定监护人”不再好好照顾老人怎么办?

  丁龙主任介绍,针对“好人变坏”的情况,民法总则也作出了相关规定,若监护人实施严重损害被监护人身心健康行为、怠于履行监护职责或实施严重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的其他行为的,居委会、村委会、依法设立的老年人组织、民政部门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申请,撤销其监护人资格,并根据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依法指定监护人。

  来源:半岛晨报

责任编辑:张玉

广州有哪些脱发医院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